人质案“大限”或至 约旦愿换俘但未提日本人质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1日在记者会上辩解称,“从事件发生以来,政府一直以国民生命为第一,用尽可能的外交渠道以及所有手段,但真的很遗憾”。可日本民众对政府辩解根本不买账。在2CH、日文雅虎等网站以及推特上,日本网民一片指责声。有人称“人质被杀再次显示出外务省无能”;有人认为,“安倍政府根本没有做好应对IS等恐怖组织的准备,但是贸然加入反IS的行列,招致报复一点都不奇怪”。“东洋经济在线”称,1日,日本首相官邸前约200多人举行了示威游行,民众打着“不要武力”“不制造敌人的外交才能保护日本人”等标语,站在官邸前表达心声。日本“新闻频道”网站称,也有人高举标语,上书“人质事件是安倍的失败”,要求安倍辞职。

对于安倍可能借机推动自卫队在海外参战,日本共产党党首志位和夫在博客中表示,“要想悲剧不再重复,有必要冷静检验至目前为止的日本政府的对应。”他称,安倍在人质事件过程中曾表示,让自卫队支援美军对IS的空袭在宪法上是可行的,表示在挽救日本人时考虑扩大向海外派兵。但志位和夫说,把恐怖集团的野蛮行为作为机会,想要推动日本成为在海外可以战争的国家的行动是坚决不能被允许的。

1月29日电
综合报道,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在杀死一名日本人质后,威胁杀死第二名人质后藤健二的最后期限或已于北京时间1月28日晚10点到期。约旦方面称,如果IS安全释放上月被俘的约旦飞行员,则将释放一名在押的女性极端分子,但约旦并未提到后藤健二。  日本人质最后“大限”或已到期  本月20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突然发布一段视频,威胁若72小时内收不到2亿美元赎金,将处决两名日本人质。日本政府在72小时期限截止时,并未支付2亿美元赎金。  24日晚,“伊斯兰国”相关网站上传了一张照片,被绑架的后藤健二手持另一名人质汤川遥菜被杀害的照片出现在镜头中。“伊斯兰国”提出新要求——约旦释放伊拉克籍女囚犯萨吉达·阿尔里沙维。  日本时间27日晚11时(北京时间晚10点),“伊斯兰国”发布新威胁,后藤健二在音讯中手持被俘的约旦飞行员卡萨斯贝的照片,称自己只剩“24个小时”,而留给被俘约旦飞行员的时间更短。  日本政府认为,IS给出的最后期限或于格林尼治标准时间28日14点(北京时间22点)到期。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称,“伊斯兰国”杀害日本人质的视频似乎是可信的。安倍政府决定与约旦及美国等方面随时联系,掌握准确信息。  目前,该期限已至。  约旦欲释放女囚换飞行员
未提日本人质  不过,据外媒28日援引约旦政府方面的表态称,约旦政府准备释放在押的伊拉克女性武装分子萨吉达·阿尔里沙维,以交换去年12月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控制的约旦飞行员卡萨斯贝。  约旦国家电视台引用政府发言人的话称,如果飞行员卡萨斯贝毫发无伤地获释,约旦准备释放伊拉克籍女囚犯。  发言人称,从一开始,约旦政府的立场就是确保自己的飞行员卡萨斯贝的安全。发言人没有提到同时被“伊斯兰国”控制的日本记者后藤健二。  据日本共同社28日晚报道,劫持方要求将阿尔里沙维与后藤进行“一对一”的交换。  而针对“伊斯兰国”日前提出以阿尔里沙维交换日本人质后藤一事,在约旦引发争议。约旦民众多次要求换回自己国家的飞行员卡萨斯贝。当地时间27日晚,卡萨斯贝的家属和一些民众在约旦首相府门前举行示威游行,要求政府出面协商,争取其早日获释。  日本富士新闻网(FNN)此前则报道成,“伊斯兰国”与日本方面就释放被挟持的日本人质达成协议。另据半岛电视台报道,日本派驻约旦首都安曼进行斡旋的副外相中山泰秀表示,数小时内,预计人质事件将迎来“好消息”。
日本官方亦尚未证实上述协议内容。  安倍为中东政策辩解
后藤母亲恳求救人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7日对日本人质遭绑架事件表示谴责,并称将全力以赴以谋求解决此事。安倍强调,将力争使被扣的后藤尽早获得释放,同时为自己提出的中东政策做辩解,称“(宣布提供2亿美元的)人道援助是维系生命的援助,获得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作为国际社会的一员完成了应尽的职责”等。  而遭“伊斯兰国”绑架的日本人质后藤建二的母亲,公开呼吁安倍营救自己的儿子。后藤母亲石堂顺子(Junko
Ishido)流泪恳求安倍与约旦政府合作,她表示,自己的儿子只剩下“一点点时间”。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27日称,日本所面对的人质问题“非常艰难”,国务卿克里已经再次表示慰问,美国将就此继续与日本政府密切合作。  美国防部发言人柯比27日在记者会上表示,人质事件不会动摇对抗“伊斯兰国”的各国之间的团结。他对日本的贡献给予肯定,称60多个国家联盟的团结“非常牢固”。(完)

  路透社称,日本反对派政党也表达了愤怒,日本出现政治分裂迹象。主要反对党质问安倍挑衅IS是否明智。民主党干事长枝野幸男说:“我们不能向恐怖主义屈服。但与此同时,应把主观意图抛在一边,没有必要进行挑衅和发出可能被人错误理解的信号”。

文章指出,在执政党协商中,如何确定营救活动的危险程度以及如何阻止高危的营救活动将成为讨论的核心。在执政党协商中,日本政府估计会将发生劫持的区域在有关国家的控制范围之内、得到有关国家的允许作为发动营救行动的条件,针对手续的形态、队员的安全保障措施进行讨论。

  “在整个人质危机期间,刀、赎金及一切可能暗示人质危机的言辞在日本都被屏蔽和自我审查,反对派议员由于顾及人质安全也降低了批评安倍及其团队的调门”。美联社1日称,随着两名人质被害,这种情况开始改变。

不过安倍政府不惧身陷中东恩怨,愿与当下最凶狠的恐怖组织死磕,未必是出于反恐的道义和责任感,而很可能是出于借反恐实现日本军事力量“走出去”的考虑。由于安倍一直在推动服务于日本军事崛起的修宪,外界有此怀疑属于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周永生教授认为,日本政府在人质事件中应该说尽了力,但是否尽了最大努力有很大争议。IS提出互换人质的要求,说明人质事件存在商量的余地。如果是美国的话,它一定会使约旦政府尽力协调;日本也和约旦政府商量了,但最终的结果是没有换回来。这个过程反映出日本外交能力现状。

与之前涉嫌加入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自由军”的日本人质汤川遥菜不同,后藤健二是自由记者,一直致力于战争中无辜妇女儿童的报道。后藤健二被杀害的消息传出后,日本社会一片震惊和愤怒。从早上开始,日本各家电视台推出特别节目,《朝日新闻》等报纸纷纷发出号外,对后藤的死表示哀悼。后藤78岁的母亲闻讯后对媒体说:“现在只有伤心地流泪。我的儿子是为了救同胞而到叙利亚的,希望大家理解他的善良与勇气”。

  在后藤健二被杀后,约旦政府发言人表示,仍愿意用IS囚犯来换回本国飞行员。与此同时,《华盛顿邮报》引述约旦官员的话称,一旦飞行员被杀,约旦将处决该国所有的IS囚犯。

必须无条件谴责恐怖主义行径。无论日本人质是如何落入IS手中的,他们最终的悲惨结局都值得中国社会同情。

  “最糟糕的结果”,众多日本媒体和学者1日用这个词语来形容日本政府营救人质的努力。日本公安厅调查第二部前部长管沼光弘对媒体表示,日本根本没有确切掌握IS的信息,只好根据犯罪集团在网络上公布的信息,忽左忽右,日本需要对危机管理体制进行根本改革。日本时事通信社称,不可否认的是,日本政府一直被通过网络不断变换要求的“电影情节”般的犯罪所玩弄。这篇文章回顾了人质危机中日本政府的表现后称,IS发出最后通牒后,日本政府并没有和IS直接交涉的渠道,可以说日本实际上“不具备当事人能力”,始终只能依靠约旦等相关国家。但约旦政府以解救本国飞行员为优先,而且最终因无法确认飞行员生死而拒绝释放IS囚犯进行人质交换,导致后藤健二被杀。

日媒:人质事件以最坏结局收场 或影响日本安保法制

  中国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副主任廉德瑰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安倍主张“积极和平主义”,紧紧依靠美日军事同盟,非常重视与西方国家在安全领域展开密切合作。美国在面对人质事件时,一贯坚持“不妥协原则”,认为“支付赎金是对绑架恶性的催化”。因此,日本政府在处理本次人质事件时,为了与西方保持一致,拒绝支付赎金,应对措施显得僵硬。

日本在安全方面对中国投了太多注意力,中国成了它的假想敌,消耗了它的大部分外交及安全资源。其实它作为全球主要贸易国家之一,所面临的挑战来自各个方向,这次人质被杀或许能对东京有所提醒。

  日本“不具备当事人能力”

日本人质解救以失败告终

中日同处东亚,中东的战略意义对中日差不多。中日大概都希望中东和平,别管什么样的战争,都最好没有。美欧的中东政策都有它们各自利益的深刻烙印,日本对中东问题及对很多全球问题的态度如果与华盛顿高度重叠,一定包含了其自身利益的损失。

图片 1

第二名人质被杀,安倍救急能力差

中国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副主任廉德瑰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安倍主张“积极和平主义”,紧紧依靠美日军事同盟,非常重视与西方国家在安全领域展开密切合作。美国在面对人质事件时,一贯坚持“不妥协原则”,认为“支付赎金是对绑架恶性的催化”。因此,日本政府在处理本次人质事件时,为了与西方保持一致,拒绝支付赎金,应对措施显得僵硬。

美国对解救日本人质没帮上实际的忙,奥巴马的及时表态更像是对日本的安慰语。如果日本社会这样就能满意,那未免太好打发了。

随着两名日本人质都被IS斩首,日本政府将会如何走下去?韩国媒体担心安倍政权很有可能以此为契机,以强化保护本国国民为借口加大自卫队的海外活动范围和步伐。韩国《首尔新闻》称,安倍1日在紧急内阁会议上表示“日本将在国际社会反恐过程中坚决尽到自己的责任”,这是否是日本要推动“集体自卫权”的标志?《韩国日报》1日引用峨山政策研究院最新发表的研究报告认为,日本国内正在形成“自卫队为国际安保作出贡献是理所当然事情”的氛围,这为安倍政权的“积极和平主义”说法提供了有力条件。

维新党代表江田宪司也表示,“不能让日本人陷入每天面对恐怖袭击的状况。要通过集体自卫权的讨论,完全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是否派遣自卫队营救国民可能会成为国会论战的主题。

“在整个人质危机期间,刀、赎金及一切可能暗示人质危机的言辞在日本都被屏蔽和自我审查,反对派议员由于顾及人质安全也降低了批评安倍及其团队的调门”。美联社1日称,随着两名人质被害,这种情况开始改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