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动滑翔弹道导弹!这款杀手锏突然曝光 让美国罕见承认不足

“如今,航天科技集团已形成了固液并存、射程衔接、陆海兼备、威力和效能明显增强的战略核威慑装备体系,实现了常规地地导弹从传统弹道式向机动滑翔式的跨越,建成了高、中、低层相匹配的防空反导装备体系。”

问:美军为何至今没有装备水漂弹头?

中国东风–17高超音速战略导弹,已震撼性曝光!这一世界上第一种正式装备服役的高超音速乘波器导弹,比美俄等传统导弹大国的同类武器领先一步,令我军战略打击力量第一次拥有了真正的世界第一!实际上在今年年中,中国航天科…

图片 1

图片 2

中国东风–17高超音速战略导弹,已震撼性曝光!

报道截屏 注意红框内深色文字

肯定是没研发出来,水漂弹头应该是钱学森弹道弹头吧,这个理论是钱老提出来的,我们在理论上占优势,高速弹头的研制和一个关健的设备分不开,高速风洞,据以往报道,我国已建造了20倍音速风洞,美、俄都没有,我们高建飞行器可直接在20倍风速风洞吹,这样成本低、研制速度快,他们没有肯定慢了。

这一世界上第一种正式装备服役的高超音速乘波器导弹,比美俄等传统导弹大国的同类武器领先一步,令我军战略打击力量第一次拥有了真正的世界第一!

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的官网上,刊登了一篇名为《航天科技集团推进国防现代化建设取得系列成果》的相关报道,这句信息量极大的话引起了笔者注意。

国庆70周年阅兵庆典活动中,我们第一次看到了很多此前从未见过的新型武器装备,在这些武器装备中,最令大家吃惊的就是东风17弹道导弹特殊的滑翔式弹头设计。这种特殊的弹头设计也让东风17成为世界上第一款公开亮相的制式高超音速弹道导弹,而且东风17高超音速弹道导弹的服役也代表了我国已经成功将80年前的“钱学森弹道”理论变成了实际。传统的弹道导弹飞行轨迹基本都是一条抛物线,虽然经过火箭发动机的助推和下落段的重力+助推加速度后,子弹头的飞行速度已经超过几马赫甚至十几马赫了,对于很多反导系统来说,这么高的飞行速度已经很难成功拦截了。但是经过时间的洗礼,各国的反导系统的反导能力相比过去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了,所以为了增加弹道导弹对反导系统的成功突防能力,就要在导弹的飞行路线上做文章,传统的反导导弹拦截高空来袭的弹道导弹时,都是提前通过反导雷达侦测出目标的飞行路线,并提前计算好它的初始弹道,那么后半段的整个飞行路线基本也能能预算出来了,这个时候再发射拦截导弹就可以实现在大气层外对来袭的弹道导弹进行拦截。而钱学森弹道是什么呢?在解释之前先说一个比钱老提出的弹道更早的桑格尔弹道,桑格尔弹道早在二战爆发前就出现了,其理论上来说是导弹经过火箭助推加速后,弹头进入初始下落时,受大气层的阻碍弹头会在大气层上形成弹跳,就像是我们在朝水面扔石块打水漂一样,这种弹道相比传统的抛物线导弹而言其整个飞行路线后半段一直处于弯绕复杂的飞行之下,那么这种根本无法预测的弹道飞行路线对于任何反导系统而言,因为整个后半段的弹道处于非固定的随时机动路线,所以任何反导系统别说拦截了,就是想要实时追踪到导弹的飞行轨迹路线都不可能。但是同样这种很复杂的弹道设计也给导弹发射者给出了一个难题,就是如何在后半段实现这种非固定飞行机动路线、在机动飞行过程后如何保持其依然能够打击设定目标都是一个比登天还难的难题。所以这种更为复杂的弹道虽然理论出现的很早,但是将其应用到实战中却从来没有(航天器返回舱倒是采用了桑格尔弹道来减速和降低大气层对返回舱的热障,不过对于导弹来说却一直处于理论阶段)。所以桑格尔弹道理论虽然出现更早,但是因为存在很大的技术难度,所以一直没有真正被实现过。而钱学森教授在1940年提出的弹道可以说是对桑格尔弹道进行了优化后的一种新型弹道飞行路线,其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同于桑格尔弹道需要飞出大气层后在大气层表面实现水漂跳跃,钱学森弹道是一种非常特殊的飞行运动轨迹形式,这种弹道轨迹简单来说就是导弹在飞行前半段过程中处于传统的抛物线飞行轨迹,在发动机关机后则开始进入平飞滑翔阶段,本质上属于一种半弹道式的飞行轨迹。但是其根本不用进入大气层外就可以实现这种非传统飞行路线,所以从技术难度上来说,其要比桑格尔弹道更容易实现一些。但是在突防打击能力上却一点不弱于桑格尔弹道的后半段突防能力,而且还能够更为容易实现可控飞行。桑格尔弹道在后半段是通过较为剧烈的飞行运动来增加弹道的复杂性的,而钱学森弹道虽然后半段飞行路线较为平滑,但是依然处于可控范围下的非直线、曲线飞行轨迹。就好比没修还被雨水冲刷的泥路和年久失修的水泥路的区别,二者表面都有坑洼,但是和新修的水泥路在平滑度上还是有很大区别。所以从钱学森弹道和桑格尔弹道的飞行路线来看,钱学森弹道并非打水漂弹道,而桑格尔弹道却是真正的打水漂弹道,但是二者都有一个统一的优点就是这种飞行轨迹能够大大的增加导弹的射程和突防能力。虽然从技术难度来说,钱学森弹道更容易实现,但是别忘了这种非抛物线弹道虽然大幅度利用更快的飞行速度增加了飞行距离和突防能力,但是却带来两个问题,一个是导弹在后半段的热障问题,因为不管是钱学森导弹还是更为复杂的桑格尔导弹其飞行范围都是在临近空间的高度飞行,但是因为挨近稠密的大气层,而且导弹的飞行速度又特别高,意味着以高超音速飞行的导弹与大气层的摩擦会产生非常高的温度,导弹的外表会产恒几千度的高温,所以对于导弹的结构和外层隔热技术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弹头隔热技术不过关的话,那导弹很可能在后半段飞行过程中意味过热而出现故障甚至结构疲劳而解体。第二个问题是导弹热障之下的黑障问题,传统的弹道导弹的飞行路线是抛物线,只要弹头载具在释放子弹头前计划好子弹头的飞行路线,那么子弹头只需要按照预定飞行路线超目标飞去即可。但是钱学森弹道下的高超音速弹道导弹弹头在后半段发生飞行路线机动的过程,所以这个时候就要给弹头实现可控能力,但是高温之下,弹头与空气离子剧烈摩擦会在弹头表面产生一层电离层,将弹头内部的制导系统和外界完全的隔离开,再加之钱学森弹道下的导弹后半段整个机动飞行过程非常长,所以这个黑障问题会持续很久,那么对于末端的制导就提出了很大的挑战。国庆70周年阅兵活动中的东风17高超音速弹道导弹,特殊的飞翼式气动布局不光能够提升弹头的升力让弹头飞行更远的距离,而且其末端的尾翼和整个黑色涂装也能够很好的实现在热障下的隔热和可控飞行能力。同时我们看到东风17的弹头设计的很修长,头部前缘很尖所以暴露在外面的表面积很少,这样处于弹头尖端位置的电离层就只能有很小的表面部分,那么东风17
弹头在末端的通信制导也就能实现了。事实上美国早在冷战时期研制的潘兴2中程弹道导弹,为什么不到10吨的发射重量就可以实现1800公里的射程也是有很大的技术壁垒的,作为冷战时期美国技术最先进的一款中程弹道导弹,潘兴2弹道导弹为了增加其突防能力,在导弹发射后一级发动机燃尽抛离后,并不会立刻启动第二级,而是以无动力状态进行一段滑行,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利用导弹尾端的空气舵控制导弹姿态,然后滑翔飞行一段距离后再启动二级火箭发动机,那么潘兴2弹道导弹就可以实现更小的体积更远的飞行距离了。反过来说潘兴2弹道导弹其实就是现如今这种钱学森导弹的先行者。但是冷战美苏《中导条约》的签署彻底让这款先进导弹成了废品,此后也因为中导条约的存在,美国只保留了洲际导弹并未再发展其他弹道导弹。前几年虽然进行过X51A“乘波者”的飞行试验,导弹也按照预期计划成功超过了5马赫实现了高新超音速飞行。但是X51A本身属于常规导弹,只是为了实现更高的飞行速度其气动布局更先进罢了,而且X51A的试验也验证了乘波体设计在不同飞行速度下的乘波升力和阻力不同的特性,再加之美国对这种高超音速导弹的整体气动布局并没有完全掌握,所以在X51A的几次飞行试验中有几次都以失败告终。而钱学森弹道飞行路线的导弹研发,除了要有扎实可靠的基础理论做铺垫外,更要有真实可靠的实际飞行测试作升级,因为理论再先进也得经过实践的检验。怎样进行实践检验呢?那就是进行数以千次的弹头风洞试验和大量的实弹发射试验,通过很多次的试验来总结设计理论是否可行,最终才能得到一款实战化的高超音速弹道导弹。所以在这两个试验过程中,就要有很先进的高超音速风洞和能够助推导弹实现高超音速飞行的导弹。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高超音速风洞群的国家就只有我们中国,美国最先进的风洞群也只能实现几马赫的风洞试验(想一想X51A为什么最大飞行速度只有5马赫),但是高超音速导弹经过助推后,在整个后半段飞行过程中速度是越来越快的,从几马赫短时间内就会上升到十几马赫的飞行速度,所以就需要能够实现十几马赫飞行试验的高超音速风洞群的支持。其次从实弹测试来说,我国早在本世纪初几年就开始进行高超音速导弹飞行测试活动,经过近十年的发展才终于将这一先进技术实战化,所以在近十年的发展试验中,需要的不光是先进的技术支撑,更重要的是需要大量的资金来维持这种近看看不到目标的远大试验。再加之我国有覆盖各种射程的弹道导弹支持其进行各种飞行试验。而美国无论是在过去十年军费预算上的缩减和偏袒下没钱继续支持这种先进理论的实战化研发,而且也只有民兵3洲际导弹一款导弹,所以没基础设施、没钱、没技术三点之下,美国拿不出先进的高超音速弹道导弹也就不足为怪了。所以今年国庆70周年阅兵中,我国能拿出领先世界的东风17,依靠的就是我国长期在这一先进技术上奠定的先进技术设施的成果,以及我国长期对这种先进技术一如既往的支持。所以东风17的公开亮相并装备服役,不光代表了我国在这一先进技术上的领先,更是对自主国防航空航天技术发展自信的表现。

实际上在今年年中,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就对外透露称,

注意这个用词,“从传统弹道式向机动滑翔式的跨越”!在军圈大佬看来,这其实已经明确发出信号——中国机动滑翔式导弹已经进入实用列装阶段!

中国当前正在紧张研发测试的高超音速东风–17导弹,已经进行多次飞行测试过程,

这个机动滑翔式导弹,俗称“水漂弹”,相比传统的弹道弹道近似于抛物线的运行轨迹,这种弹道在达到临空空间的时候,会将弹体分离,并像“打水漂”一样“跳起来”,从而有效的避开对方反导武器的拦截。

并证实了在高超音速突防之余,可借助空前的机动能力实现规避拦截、转换攻击目标的前所未有的战斗特性,

为什么美国的反导系统会很难受呢?目前,美国分别由爱国者PAC-3、萨德系统THAAD、SM-3负责拦截大气层内低空、大气层内高空、大气层外的敌方弹道导弹,配合完善的天基卫星预警系统,只要不是世界大战,基本上能对传统的弹道导弹形成有效拦截。

从而极大地增加敌对国家的防空设施拦截难度。

图片 3

这也打破了过往战略弹道导弹极为有限的机动能力限制,比美俄均提前一步将相关理论变为实际战斗力。

水漂弹原理图,很不好拦截

东风–17高超音速导弹是中国第一种有高超音速滑翔体的中程弹道导弹,

而“水漂弹”就不一样了,从之前国内论文来看,这种新型弹道很可能采用了“钱学森弹道”/“桑格尔弹道”,这两种弹道的运行特点,是可以形成数个起伏的平缓抛物线,而且运行轨迹正好是在大气层内外的交界区域,甚至在重返大气层的过程中,也是专门经过优化设计选择萨德系统和爱国者3的射程交界处,让这两个系统拦截窗口非常短,极大提高了突防效率。

而滑翔体的弹头也是专门为东风–17导弹量身定制,

图片 4

并成功通过了全球首次为满足实战需要而进行的滑翔体系统试验。

至今国内仍然没有公布这种武器的代号,但从国外跟踪报道来看,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东风-17”号新型弹道导弹。

东风–17高超音速导弹通常都是在位于中国西北部的测试发射中心进行前期实验,实验中导弹飞行距离跨度在1000公里以上。

面对中国咄咄逼人的态势,美国人也着急了起来。据《华盛顿自由灯塔报》消息,美国防长马蒂斯及多名军方将领最近向国会提出,为了应对“中国高超音速导弹威胁”给美军带来的威胁,需要增加预算来发展对应的高超音速武器。

东风弹道导弹的强大助推力,能够帮助自身携带的高超音速滑翔弹头突破大气层的阻扰,完成初期飞行,进入太空。

不过,由于之前美国受到《中导条约》限制,对于高超音速武器发展一直不如中、俄,最近特朗普政府急于退出《中导条约》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随后丢掉空气整流罩,快速飞向大气层边缘,弹道飞行状态结束,进入高超音速下的大气层或边缘滑翔飞行状态。

在6万米高空时,东风–17开始进入高超音速滑翔状态,同时还可以凭借气动力来实时调整机动状态,

弹道灵活性比仅仅能依靠弹体少许可控气动力和姿态火箭的传统弹道导弹弹头相比,要高很多。

因此,它可以进行蛇形的、几乎无法预测的机动,这就使得反导系统几乎不可能预测其下一步移动的轨迹,无从下手。

可以说这种波浪式的弹道,会将目前几乎所有拦截导弹系统都变成“废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