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称美国21世纪以来就钓鱼岛问题错上加错

  尽管有评论称中美正在走近,但现实却截然相反。其实,中国正对二战后美国打造的远东国际秩序发起直接或微妙的挑战。众所周知,中国正试图通过对东海和南海的岛屿宣称拥有主权,将其壮大中的军事实力转化为更大的支配性地位。鲜有人意识到,中国正试图推翻支撑美国在西太平洋存在的法律基础。

  同年,美国参议院批准“归还冲绳协定”,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称:尽管美国将该群岛的管辖权交还日本,但是在中日双方对群岛对抗性的领土主张中,美国将采取中立立场,不偏向于争端中的任何一方。当时的美国国务卿罗杰斯说:“该协定不会对那些岛屿的法律地位造成任何影响。”美国东亚及太平洋事务法律顾问执行助理罗伯特·斯塔尔也明确表示:美国“把从日本取得的对该群岛的管辖权交还日本,决不会造成对任何潜在的领土主张的歧视”,“对群岛的任何冲突性的要求,需要牵涉此问题的各方谈判共同解决”。

  日本称,钓鱼岛不在《马关条约》割让的范围内,因而不在《旧金山和约》规定的放弃领土之内。但《马关条约》第二、第三条明确规定,把“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和“澎湖列岛”割让给日本。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作为台湾的附属岛屿,完全包括在“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之内,这是确凿无疑的。

  当然,半个世纪前,北京因委实缺乏影响力而无力对这类旧主权声明采取行动,但中国与日俱增的军事实力已使北京鼓起勇气激活旧主权声明并提出新的主权声明。北京对日本施加军事压力以迫使其放弃尖阁列岛,这不仅是对日本,也是对美国的挑战。

  美国对钓鱼岛的立场始于1951年《旧金山对日和约》

  首先,二战后日本的版图不包括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二战结束后,美军曾于1946年1月29日发布《联合国最高司令部训令第667号》,其中第三项明确规定日本版图所包括的范围为“日本的四个主要岛屿(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及包括对马诸岛,北纬30°以北的琉球诸岛的约1000个邻近小岛”,钓鱼岛不在其列。

  香港“亚洲时报在线”网站7月15日文章,中国在太平洋谋划战略政变

  再次,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承认:国务院的立场是,有关钓鱼台列屿(即钓鱼岛诸岛)美国权利的惟一来源是“对日和约”,而即使根据此约,美国获得的也只是行政权,而非主权。    

  第三,美日两国私相授受他国领土是非法和无效的。1971年6月17日,美日签署《关于琉球诸岛及大东诸岛的协定》,并于1972年5月把琉球群岛和钓鱼岛的“施政权”一起“归还”给了日本。对此,1971年12月30日,中国外交部发表严正声明指出:“美、日两国政府在‘归还’冲绳协定中,把我国钓鱼岛等岛屿列入‘归还区域’,完全是非法的,这丝毫不能改变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钓鱼岛等岛屿的领土主权。”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尽管当时北京反对《旧金山和约》条款,并声称对帕拉塞尔(西沙)群岛、斯普拉特利(南沙)群岛和普拉塔斯(东沙)群岛享有主权,但并未提及尖阁列岛。

  2000年10月,美国国防大学国家战略研究所发表题为《美国与日本——走向成熟的伙伴关系》的报告。该报告称,美国要使美英特殊关系成为美日同盟的样板,“美国必须就包括钓鱼岛在内的日本行政统治之下的地区,向日本重申自己的防务承诺”。主持完成这份报告的阿米蒂奇于2001年出任布什政府主管亚太事务的副国务卿,这份报告的建议也开始变为美国政府的政策。2001年12月12日美国助理国务卿福特表示:“钓鱼岛一旦受到攻击,美国有可能对日本提供支持。”

  第二,美国接管日本时钓鱼岛不在其接管范围,是后来美国擅自扩大将钓鱼岛纳入其管辖范围的。1951年9月8日,美国等一些国家在排除中国的情况下,与日本缔结了“旧金山和约”,规定北纬29°以南的西南诸岛等交由联合国托管,而美国为唯一施政当局。根据该条约的说明,“北纬29°以南的西南诸岛”是指“琉球群岛与大东群岛”,即原琉球王国所属国土,并不包括钓鱼岛。1953年12月25日,美国发出一份美国民政府第27号令“琉球列岛地理界线”,称“根据1951年9月8日签署的对日和约”,有必要重新指定琉球列岛的地理界线,并将当时美国政府和琉球政府管辖的区域指定为,包括北纬24°、东经122°区域内的各岛、小岛、环形礁、岩礁及领海。该布告擅自扩大美国管辖范围,将中国领土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裹挟其中,完全是美国对钓鱼岛的非法侵占。

  屈服于中国在尖阁列岛问题上对日本的挑战,美国将放弃自己在二战后确立的国际体系,为中国在周边国家的主导地位敞开大门。

  直到1996年9月11日,美国政府发言人伯恩斯仍表示:“美国既不承认也不支持任何国家对钓鱼岛的主权主张。”2010年8月16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克劳利就钓鱼岛问题发表看法时也称:美国的政策是长期的,从未改变。美国在钓鱼岛最终主权归属问题上没有立场。我们期待各方通过和平方式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美日私相授受中国领土的非法行径,中国政府从一开始就表示坚决反对。早在1950年6月,当时的中国国家领导人周恩来便强烈谴责美国的行径,声明中国人民决心收复台湾及一切属于中国的领土。1951年9月18日,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宣布,“旧金山和约”因无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准备、拟制和签订,所以中国政府认为是非法的,无效的,绝不能承认的。1953年12月,中国要求美国遵守《波茨坦公告》精神妥善处理琉球群岛和钓鱼岛等岛屿。1958年9月4日,中国政府发表领海声明,指出中国领土包括台湾及其周围各岛。1970年和1971年,《人民日报》多次发表文章,反对美日侵吞我国领土钓鱼岛等岛屿。1971年12月,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指出钓鱼岛等岛屿是台湾的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而不属于琉球。此外,中国民间和台湾、香港等地还多次举行反对和抗议活动,怎么能说中国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前未提出异议呢?

  正如中国谚语“指桑骂槐”所说的,北京挑战日本对尖阁列岛(即钓鱼岛——编者注)的主权,实则意在废除1951年《旧金山和约》确立的整个远东国际关系框架。

  2010年中日“撞船事件”背后有美国的影子

  为图谋霸占钓鱼岛,日本政府还编造了“自1895年后尖阁诸岛在历史上一贯是日本西南诸岛的一部分”的谎言。

  中国人深知(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不支持日本)可能引发的后果,我们也心知肚明。美国总统奥巴马是会坚持美国的条约义务,支持日本并维持旧金山体系,还是会随着避免(与中国)对抗而试图“重新定义”美国的承诺?毫无疑问,两种选择均事关重大。

  二战结束后,美军占领了冲绳及钓鱼岛海域,但从1945年8月至1953年12月,美国并未明确对钓鱼岛加以管辖。1953年12月25日,美国民政府颁布第27号布告——“琉球列岛地理界线”。其中称,根据1951年9月8日“对日和约”及1953年12月25日生效的美日关于奄美诸岛协定,有必要对迄今根据政府布告、告示及指令规定的琉球列岛美国民政府及琉球政府的地理境界重新界定。

  首先,钓鱼岛至少从明朝时起便已不是“无主地”,而由明朝政府作为海防区确立了统治权。1884年日本人古贺辰四郎“发现”钓鱼岛时,早已不是“无主地”了。其次,日本政府以“无人岛”偷换了“无主地”的概念。日本政府称,“在再三实地调查确认尖阁诸岛是无人岛且无清朝统治的痕迹的情况下”,才通过内阁决议,将“尖阁诸岛”编入日本领土。“无人岛”并不等于“无主岛”,如果因为钓鱼岛是“无人岛”日本就可以纳入自己的领土,那么,中国是否也可以把日本的无人小岛以人大会议表决的方式纳入中国的领土呢?第三,1895年日本通过内阁决议窃取钓鱼岛时,对钓鱼岛属于由清国治理的“有主地”心知肚明。

  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将只能认同中国的主导地位。(美国这种选择的)结果将标志美国在西太平洋统治地位的终结,并形成类似于150年前,清王朝崩溃前的中国附庸国的体系。▲(作者理查德·C·桑顿,王会聪译)

  但这显然不符合法理和事实。

  综上所述,无论从历史事实还是国际法,都可以证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日本应尊重史实,尊重战后国际秩序,严格履行《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法律条款,彻底放弃侵占中国领土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妄想。

  1951年至1971年,美国对尖阁列岛行使管辖权,但此后将其管辖权作为交还冲绳的一部分送还日本。因此,尖阁列岛和冲绳都被纳入1960年《日美安保条约》的条款内。这一条约使日本遭外来攻击时受美国保护。如果美国在中国挑战尖阁列岛的问题上不支持日本,美国对日本的安全承诺就将作废,同盟关系本身将受质疑,美国在西太平洋的法律上和实际上的地位也会被动摇。

图片 1
  12月20日,国宝级钓鱼岛历史文献《(卷五)册封琉球国记略()》钱梅溪手抄本原件在北京开拍,这是开拍前展示的原件实物。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历史事实:钓鱼岛在“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之内

  其次,1951年9月18日《旧金山对日和约》草案刚一出笼,当时的中国外长周恩来便发表声明指出:“如果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参加,无论其内容和结果如何,中国人民政府一概认为是非法的,因而也是无效的。”

  日方主张:“中国未提出异议”与“不存在主权争议”

  另外,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起,驻冲绳美军就以每年约5764美元的费用从琉球政府和古贺善次手里租用黄尾屿作为军用射击靶场。1968年9月3日,美国陆军琉球列岛美国民政府民政官室曾就在钓鱼岛建立警告板致函琉球政府首席行政官,并于1970年7月10日用英、日、中文在钓鱼岛建立了两个警告板,上写“琉球列岛居民以外者禁止进入尖阁列岛警告板”。此外,在黄尾屿建了两个,在赤尾屿、南小岛、北小岛也各建了一个类似的警告板。

  史料证明,日本早在1885年就想霸占钓鱼岛,但当时就发现钓鱼岛由清朝管辖,
担心“招致清国之猜忌”而未敢轻举妄动。1890年和1893年冲绳县政府又两次提出将钓鱼岛划入自己管辖范围的要求,均被日本明治政府搁置起来。直到1895年1月14日甲午战争行将结束,日本趁清政府败局已定,便秘密通过关于在岛上设标桩的国会决议,而这一切都是背着清政府秘密进行的,未对外公布,是违反国际法的。上述表明,日本政府将钓鱼岛“编入日本领土”,并非是对无主地的“先占”,而是日本在甲午战争期间的秘密偷盗行为,是典型的侵略窃土行为。

  2010年上半年,民主党人鸠山由纪夫上台后,日美两国由于冲绳美军基地搬迁问题关系很不融洽。同年6月2日鸠山辞职。菅直人上任后重视维系同美国的关系,得到美国的青睐。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2010年6月新加坡举行的亚洲安全会议上,就中国舰船在宫古海峡公海训练一事,公开指责中方而力挺日本。同年8月16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克劳利在记者追问下明确表示:“钓鱼岛在日本政府的行政管辖之下,而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声明,该条约适用于日本管辖的领土。所以,如果你今天要问条约是否适用于钓鱼岛,答案是‘是’。”美国的立场使日本政府内的强硬派受到鼓舞。

  (作者单位:军事科学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