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频繁军事化恐适得其反 引中国进行军备竞赛

 

  “未来三年对安倍政权来说非常关键”,刘军红对环环说,2018年,是中日建交40周年,同时也是明治维新150周年;2019年日本要换天皇;还要考虑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这一系列重大活动都不允许安倍在中日关系上出错,安倍需要一个氛围良好、积极改善的日中关系。

  文章最后指出,解决日本国内的社会经济问题才是日本的正途,较之带有强烈民主主义情绪且容易激怒邻国的象征性举动,前者更有助于恢复日本的国际地位与信誉。

  日本最近一系列举动体现出来的军事意图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诸多关注。有外媒评论指出,尽管日本声称加强军事举措是为了保证自身安全,但日本增强军力的举动可能适得其反。

  “美国在西太平洋需要一个伙伴,只有日本自告奋勇”,香港《亚洲时报》22日称,尽管地区其他国家可能出现反弹,华盛顿还是鼓励东京并助其实现东亚目标。日本更愿意协助美国遏制朝鲜核导威胁,即使其他地区国家认为,日本这种承担更多地缘政治责任的渴望是复兴明治维新盛世,正是那个时代导致了日本军国主义扩张。此外,日本从不在慰安妇问题上承担法律责任,而亚洲邻国对此非常敏感。支持日本的复兴野心将给华盛顿造成严重的外交和政治挑战。

  《外交政策》分析称,安倍咄咄逼人的言辞实际上存在悖论。尽管安倍多次要求增强军事力量,但十年来的预算缩减与不景气的经济令日本军事力量出现惊人的衰弱。无论安倍怎样表态,日本带来的真正威胁并非来源于军事实力将迅速增长,而是经济的急速衰退造成的不良影响。

  报道认为,一旦有日本士兵在战场上身亡,日本民众很快便会对自民党失去信心,进而会质疑自民党的可信度问题并导致日本国内的动乱。更重要的是,安倍修宪的行为已经严重有悖于当前日本人的先辈们不再参与战争的决心和对和平的渴望。总而言之,尽管安倍修宪虽然意图增强日本国防能力,保证日本安全,但这一做法极有可能适得其反,产生一系列不良后果。(实习编译:张雪婷,审稿:仲伟东)

  把日本变成所谓“正常国家”,一直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心心念念的目标。22日他在日本国会发表的2018年施政演说中,强调修宪“将着眼于未来50年、100年”。今年9月即将争取自民党总裁第三任期的安倍,显然把修改和平宪法的希望放到了天皇退位之后。与此同时,朝鲜半岛“前所未有重大且紧迫的威胁”成为安倍增强军备的最佳借口,在昨天的演说中他特意提及引进“宙斯盾”陆基导弹防御系统的计划。而日本首相今年施政演说的另一大看点是强调“与中国协力”,尽管他并未直接提及中国的“一带一路”构想,但表示“将与中国合作,应对不断扩大的亚洲基础设施需求”。

  文章还强调,安倍将利用新获得的在两院优势地位,力争实现实实质性修宪。然而,倘若日本经济与军事力量无力回天,一个放宽军事限制的宪法将不过是“空洞的胜利”。如果安倍内阁能够将其经济刺激计划发展为可长期执行的经济改革方案,从而解决持续困扰这个国家的诸如经济衰退、公共债务、人口减少等问题,日本才有可能恢复往日的荣耀。事实上,也只有上述结构性问题得到解决,安倍增加国防支出的尝试才可能实现。

  文章称,安倍晋三力争修改日本“和平宪法”,企图降低修宪门槛,并希望通过为自卫队更名提高国防能力。此外,此次修宪也是为了加快日美军事互动,有意让日本自卫队从“后方”走向“前方”。

  安倍晋三发表施政演说,特别提到要和中国“协力”:日中是割也割不断的关系。为此要从大局的观点出发,发展(与中国)安定友好的关系。

  文章指出,安倍强硬的民族主义立场与浓烈的修宪渴望,使得日本与中韩两国的关系恶化。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调显示,中韩国内85%的民众对安倍持消极态度,对日本的态度也急剧恶化。中日在有争议岛屿方面的冲突则使得两国之间的关系进一步紧张。而安倍在近期的众院大选中赢得绝对多数,更让他迫不及待地推动修宪事宜。

  文章分析称,日本目前面临来自多方的威胁,其中包括日本与中国、俄罗斯以及韩国的领土纷争以及朝鲜的“核威胁”。同时,日本也不能完全依靠美国来解决其安全问题。因此,日本军事化举措是为使日本更安全。但是,日本的“更安全”实际上就是邻国的“更不安全”,这只会加剧亚太地区安全局势恶化。这很可能导致日本与包括中国、韩国、朝鲜以及俄罗斯在内的众多邻国展开军备竞赛,最终会增加与邻国发生潜在武力冲突的可能性。

图片 1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基于上述分析,《外交政策》认为,在日本军力日渐衰弱的情况下,安倍的攻击性言辞将会影响美国利益,这成为美国对外政策的主要困扰之一。历史上,地区性强国之间的权力转移往往是不稳定的,日本的国防官员已公开表示对中国与日俱增的海军实力感到不安。而美国作为日本传统意义上的盟国,承担着卷入一场地区军事冲突的风险。日本的军事衰弱对美国重返亚洲不利,美国将为安倍的举动“买单”。

  总部位于柏林的在线外交政策智库“大西洋共同体”网站8月8日刊载文章称,日本自民党在日本众院选举中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为安倍晋三修宪打下基础。虽然日本与中国、俄罗斯以及韩国的领土争端问题可以为日本的军事化举措开脱,但日本欲提高军力的举动极有可能导致亚太地区安全局势恶化,使亚太地区安全局势再蒙阴霾。

  安倍22日在演说中称朝鲜的核导开发是“前所未有的重大且紧迫的威胁”,称日本安全保障环境“可以说处于战后最为严峻的局面”;鉴于朝鲜局势等,“在年底之前,推进防卫大纲的修订”。他同时表示“外交和安全保障的核心无论是以前还是今后都是日美同盟”,并确认他将推动以“自由航行和法治”为基础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

  尽管安倍2013年的国防支出较之去年提升了0.8%,但过去十年内这一支出却足足降低了5%。与此同时,中国的国防支出在近十年内则增长了270%(韩国和台湾分别增长了45%和14%)。以美元衡量,2000年日本的国防支出总额是中国的1.63倍,但在2012年却仅是中国的三分之一。事实上,自2000年以来,日本的股票持有量在全球市场的比重下降了37%,地区军事开销也下降了52%。

  文章还指出,安倍加强国防能力的做法无疑会导致日本增加国内的税收,而这又会引起日本民众的不满。

  《日本经济新闻》评论称,在去年的施政方针演说中,安倍是先提到韩国,再提到中国,但今年的演说把韩国排在了中国后面。而且今年安倍对韩国没有使用在2017年演说中出现的“共享战略性利益的最重要邻国”这一表述。这被认为反映了因韩国总统文在寅在慰安妇问题上再次要求日方道歉而处于磕磕绊绊状态的日韩关系。

  上述情况或多或少地呈现出当下日本所面临的某种窘境。文章进一步指出,过去十年内军事支出的减少不可避免地使日本采取了收缩措施。在日本这样一个以雇员终身制为传统、反对裁员或削减福利的国家,削减财政支出的负担落到了军备采购上面。而日本国防政策制定者为应付这一问题所采取的措施则是延长军备的使用期。

  路透社22日称,目前的和平宪法第九条规定日本武装力量专属防卫,但安倍希望加上一条:发展军事和建立军队是符合宪法的。安倍在施政演说中做出经济改革和加强国防的承诺,但避免为修宪目标设定明确时间表。这种谨慎反映出他在修改宪法第九条时面临的棘手局面。

  【环球网综合报道】美国《外交政策》杂志7月30日文章称,自安倍晋三于去年9月重新执政以来,其并未向邻国呈现充分的诚意以确保日本正走在和平发展的道路之上。上任之初,安倍便要求重新评估日本国防大纲。7月26日,日国防部长公布了这一评估的中期结果,敦促实现有意义的军事升级。其中包括创设两栖防卫部队,并暗示了将对它国军事目标采取先发制人的攻击行为。

  修改和平宪法一直是安倍任内最受争议的一个话题。安倍在施政演说中并未提及修宪的具体时间表,只是要求各党向国会提出修改方案。他还说:“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着想,现在难道不正是一个为建设新国家努力取得进步的时刻吗?”

  这一转变的结果是,对于潜艇、驱逐舰与战斗机等硬件,日本的重点从采购新设备转至维护旧设备。然而设备维护的费用却急上升,冷战结束时,维护所花费的开销是采购的45%,而如今这一比例则是150%。由于采购军事设备的支出受到削减,其它方面的开销又十分高昂,日本军事设备的更新处于一个非常缓慢的速率。项目的预算延期与成本超额将会使得军事升级被削减或拖延。

相关文章